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仙俠 >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 第859章 無法想到的情況

-“哈哈哈哈,好,奇誌,現在的情況我知道了,但飛翔的專輯,我們不著急賣。”

周於峰爽朗的笑聲從裡屋傳了出來,正在院子裡曬太陽的蔣小朵,聽著自家男人這般開心,輕輕晃著孩子,狗剩鴿鴿地笑起來後,自己也眯起了眼睛。

“周廠長,是因為之前各大收錄機廠商促銷的原因嗎?”

張奇誌當即問道,此時他正在夏為辦事處的樓上,給周於峰打著這通電話。

“對,不能隻考慮追求眼前的這一點利益,現在推出專輯的話,因為年前舊版收錄機的甩賣,還會出現大批量的盜版翻錄,且也不能把飛翔的影響力擴到最大。”

周於峰剛說完,張奇誌那邊就笑了起來。

“嗬嗬,周廠長,現在的影響還不夠大嗎?京都電視台的門口,黑壓壓地擠一片人,現在要去電視台值班的職工,都擠不進台裡,人們吵著要見飛翔。

亮亮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出來,告訴我這個訊息時,他鞋子都踩冇了。

而且不光是京都,魔都的花朵一廠那裡,更是誇張,人們吵著要買飛翔的專輯,這...飛翔的這件事,真是顛覆了我的認知,不可思議。”

張奇誌語氣愉悅地說道,讚揚著飛翔,自己也不由得變得激動起來,哪怕纔來到夏為外貿幾個月的時間,但現在他慶幸當初的選擇。

離開的舒適區!

“嗯,嗬嗬嗬嗬...”

周於峰突然想起前一世飛翔在演出時引起的轟動,當時的人們笑著吐槽:

“有幸飛翔到我們十八線小城市的體育館去演出,當時能下床的都去了,圍堵得體育館水泄不通。”

“奇誌,還有一件事,你提前瞭解杜永員給的遷廠方案,做好規劃策劃,我下午找你碰麵。”

周於峰又說道,想起剛剛魯良吉的那通電話,就糟心的厲害。

“好,我知道了。”

張奇誌立即應道,也冇有問原由,又與周廠長說了些事情後,便掛斷電話,坐在辦公椅上,看起了杜永員給的遷廠方案。

之後周於峰匆匆出了門,要去一趟電視台,看看巫叔的情況,也該跟庚台長說明情況的,已經與廣告部簽訂花朵服飾的讚助協議。

而此刻的京都電視台大門口,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真是能下床走路的年輕人,都擠來了這裡。

“讓我們見飛翔一眼吧,大爺,您把門開一下。”

擠在最前麵的女同誌不斷向門房的大爺懇求著,而後者緊閉著窗戶,埋下頭,根本不敢搭理這些祖宗。

之前大爺倒是說了句實話,飛翔不在電視裡,竟是捱了不少的罵,說老漢不實在。

這麼多人都到廠裡,出了什麼事那該誰負責?門房大爺根本不敢開門。

“飛翔!我們要見飛翔!”

“對,讓我們見一見飛翔!”

“飛翔!飛翔!飛翔!”

年輕人們高呼著口號,情緒也越來越激動,被點燃的火焰,難以被澆滅,而這種情緒,在文化匱乏的年代裡,更加瘋狂。

猶如某些在米國打職業籃球的巨星,來到華夏之後,衝動的年輕人圍堵在其住的酒店樓下,大聲呼喊著偶像的名字,不願離去。

甚至有很大一批人,為了見自己偶像一眼,整夜都在樓底下守著。

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且愈演愈烈...

“鈴鈴鈴...”

在電視台的文職辦公室裡,電話鈴聲急切地響了起來,而老百姓們給台裡提意見,或者是舉報的來電,都會打來這裡。

而今天由庚台和巫副台親自接聽這些電話,改正的態度要讓老百姓們知道。

“京都電視台,我是台長庚英毅!”

庚英毅接起了第一通電話,而旁邊的電話又同時響了起來,巫宏俊快步走過去,接起電話,可緊接著,另外三部電話同一時間響了起來。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鈴鈴...”

“鈴鈴鈴...”

一聲接著一聲,是如此的急切,像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但辦公室裡隻有他們兩人,而現在的時間,早已經過了上班的點,但值班的人還冇有來到工作崗位。

“您是台長啊!那正好,我是太倉市的王連連,飛翔在不在電視台,我想跟他通話.”

電話那頭傳來女同誌激動的聲音。

“嗯?”

庚英毅愣了幾秒,隨即問道:

“同誌,你找飛翔有什麼事,如果對除夕晚會上飛翔的表演,有什麼不滿意見的話,可以向我說明,我會負責這件事情。”

“怎麼會不滿意?飛翔跳得真是太精彩了,我隻想跟飛翔說句話,或者去京都電視台裡見見他。誒?對了對了,他冇對象吧?”

女同誌激動地說道。

而這個年代的追星習慣,不會認為名人是多麼遙不可及,覺得見一麵,自身條件合適的話,就會有機會促成一對,所以此刻女同誌所表達的,是比較曖昧的。

“飛翔不在,隻有件事事情的話,我就掛電話了。”

“彆呀,讓我見見飛翔吧...”

電話那頭還在說著話,庚英毅就直接掛斷了電話,而此時的巫宏俊說著同樣拒絕的話。

“聯絡不到飛翔,他不在台裡,隻是這樣的事,我就掛電話了。”

巫宏俊扣斷電話後,冇有停歇,快步走到另外響鈴的電話旁,接起了電話,緊接著,傳來一道無奈的聲音:

“飛翔不在電視台。”

而剛剛巫宏俊掛斷的那通電話,此刻又響了起來。

庚英毅是同樣的情況,手忙腳亂地接了好幾通電話,都是要找飛翔的,彆說舉報了,對方是喜歡的不得了,吵著、鬨著要見飛翔。

“這...”

庚英毅呢喃著,額頭已經溢位了汗珠,又接起一通電話,還是同樣的事,要找飛翔。

“飛翔不在這裡,我掛斷電話了。”

庚英毅無奈地說了一聲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而這時手底下的電話又一次響了起來,庚台歎了一口氣,看著不斷響鈴的電話,還是又接了起來後,可果不其然,還是找飛翔的。

足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庚英毅和巫宏俊應付著這些電話,但像是鈴聲不會停下來似的,難道全國各地的女同誌們,都要給這裡打來?

電話的普及率,啥時候這麼高了?

這比去年除夕晚會,讓觀眾們打電話點播節目的時候,還要來電多。

“這...怎麼回事?這麼多人喜歡飛翔?”

庚英毅終於是停了下來,任由電話鈴聲響著,哆嗦地說一聲,吃驚地看著巫宏俊。

“我也很吃驚呀,這...太誇張了。”

巫宏俊露出極為震驚的表情,看向了庚英毅。

哪怕他心裡提前有這樣的鋪墊,但現在的情況,遠遠超出了預想,怎麼會這麼瘋狂?當時周於峰那小子可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肯定喜歡飛翔的人不少。

“那節目...這麼招人喜歡?”

庚英毅不解地問道,此刻老人露出的疑惑表情,就如孩童一般,渴望知道原由,而不斷打來的電話,早就超出了他的認知。

“我也想不到!”

巫宏俊很呆地應了一聲,亦是同樣的表情,兩個老人此時麵麵相覷,就這樣互相看著對方,手足無措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可愛。

電話鈴聲還在不斷地響著,而且是好幾部的電話,在同時響著,不斷地,不斷地,彷彿永遠不會停下來!

接還是不接?

庚英毅不信邪,試著又接了幾通電話後,徹底崩潰了,全是要找飛翔的。

巫宏俊也試著接了幾通電話,一樣的情況,吵著要見飛翔。

最後兩人老人也不接這些電話了,就靠著桌子呆站著,現在該怎麼辦?

不知道?

一把手和二把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樣的事了,該怎麼辦呀!

好片刻的時間後,庚英毅纔是看向牆上的掛錶,低聲問道:

“這都幾點了?值班的人呢?”

而話音剛落,在電視台搞衛生工作的一位婦人,慌亂地推開門走了進來,扯著嗓子高呼道:

“台長,原來您在這裡啊,我都找您半天了,出了大事了。”

“出什麼事?”

庚英毅立即問道,一下站直了身子,婦人慌慌張張的樣子,讓他不由得擔憂起來。

“您快去大門口看看吧,圍了一大群年輕人,吵著要見飛翔,而且人越來越多了,都擠在了馬路上,這要是出什麼安全問題,該誰負責!”

婦人驚慌失措地說道,在參加工作了幾十年,還冇遇到過這種情況。

“什麼?”

庚英毅驚呼一聲,來不及多想,趕忙往著樓下跑去,巫宏俊也緊隨其後...

......

在這之前...

沈佑明寫好舉報信後,打算把這份信親自交到庚台長手裡,讓其重視這個問題,並且嚴肅處理這件事,不能含糊過去。

且這一封信,沈佑明寫得非常有水平,話題也上升到了傷風敗俗的層麵。

吃過早飯後,沈佑明便讓司機帶著自己,趕往了京都電視台,可剛來到附近,在車裡聽到人們高呼飛翔的名字,讓其感到極其詫異。

“這...怎麼圍這麼多人,進不去了吧?”

“滴!滴...滴滴!”

司機疑惑一聲,隨即用力按起了喇叭,可堵在車前的年輕人們根本就不會讓開,反而是扭頭過來瞪一眼小汽車,情緒不滿的順便罵上幾句。

“你就停在這裡吧。”

沈佑明說了一聲後,便下了車,快步走到幾個年輕人身邊,笑著問道:

“小同誌你好,你們這是在乾什麼?怎麼這麼多人都在叫著飛翔的名字!”

“飛翔在京都電視台,我們想要見他。”

不等被問話的人回答,站在前麵的一位女同誌就搶著解釋起來,說起飛翔的事,就能讓她自己開心。

“為什麼要見他?舉報傷風敗俗的舞蹈嗎?”

沈佑明試探性地問道,可在下一秒,就引來了周遭一眾年輕人的怒罵。

“你這麼大歲數的人了,嘴裡怎麼還這麼不乾淨,說誰傷風敗俗呢?”

剛纔還在喜笑顏開,熱情回答沈佑明問題的女同誌,立即蹙起了眉頭,怒目圓瞪地瞪著沈佑明,樣子就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那麼時髦的舞蹈,你說是傷風敗俗?真是老思想,太迂腐了!”

“什麼人啊!”

“思想太狹隘了!”

“你們說有這樣的人,華夏還怎麼進步?”

......

對沈佑明的謾罵越來越離譜,甚至有幾個激動的人,還推搡了他幾把,讓其踉蹌地後退了數步。

這一刻,沈佑明心裡咯噔一下,竟是在冷天裡出一身的汗,呼吸變得沉重起來,需要用力吸著氣,現在這群年輕人對其謾罵的每一個字,都清楚地落在他的耳朵裡。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飛翔那傷風敗俗的舞蹈?

難道這裡黑壓壓的一片人,都是喜歡飛翔的?

“那...那你們喜歡王鴻明嗎?”

突然,沈佑明大聲咆哮道,也打斷了幾個年輕人的怒罵聲,見其憋紅了臉,樣子猙獰後,也轉過身子,不再理會這人。

“那人是誰?”

不遠處的一位女同誌不解地問道。

“就是啊?他是誰?”

“莫名其妙的,不用理這人了。”

“咱們往前擠擠,今天非要看到飛翔不行。”

眾人邊說著,繼續往前擠著,而聽著這些回答,沈佑明目光變得呆滯,傻站著,任由人們擠著自己、推著自己,腦袋裡一片混亂,甚至出現了耳鳴聲。

飛翔這兩個字,變成了利劍,一下下刺著自己!

伴隨著想要嘔吐的感覺,沈佑明突然四肢也變得無力。

與此同時,在京都電視台的另一側。

如此瘋狂的一幕,同樣被江同光看到,後者站在人群不遠處,會被跑來新加入的年輕人撞幾下。

但江同光無暇顧及這一些,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飛翔能夠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但是!自己精心挑選的歌手,王鴻明呢?

怎麼冇人說起?甚至不知道這個人!

周於峰這條死老鼠,怎麼會這麼邪乎?

在一陣涼風吹過後,一張牛皮紙的信封被颳著吹向了遠處,掉在了地上,又被人一下下地踩著,稀碎成一片,混雜著泥土。

而這一封信,正是江同光打算舉報的信件。

現在舉報有意義嗎?這些瘋狂的年輕人,正是最大的消費群體,在飛翔推出專輯後,他們的瘋狂會體現在消費上,這還怎麼競爭?

江同光隨後轉身,快步走到了車裡,催促著司機,風馳電掣般駛離了這裡。

很快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江同光上樓的時候,甚至在大步跑著,一下躍上三、四個台階,看起來是那般的急切,像是有什麼天大的事!

到了房間裡後,江同光立即打通了跨洋電話,此時在米國地區,正是深夜。

江同光喘著粗氣,第一遍鈴聲響完,冇人接聽後,立即打了第二遍,咬牙切齒地叫罵道:

“乾什麼吃的,給老子接電話。”

終於,在第四通電話的時候,對方纔是接起來。

“為什麼現在才接電話?這麼廢物!讓老子打了多少遍了?”

江同光叫罵道,而對方聽到是江董的聲音後,不敢多吭氣,隻能是安靜地聽著訓斥。

“天一亮就讓林元肯的家裡人出發,返回華夏!”

“好!”

電話那頭重重地應道,當然明白讓林元肯的家人返回華夏,究竟代表著什麼!

要把沈佑明推下火坑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